您的当前位置:
宜宾PK泸州:谁能成川南老大?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20-10-09 | 112 次浏览 | 分享到:

四川正在改变区域经济格局!

“一城独大”的成都之外,还需要一帮小弟一起闯天下。这是最近四川“一干多支”的全新主张,七个种子选手争当经济副中心也被提上日程。

上一篇,川渝横贯线推出四川经济副中心争霸系列首篇绵阳篇。

七雄争霸,各自都有何本领?由于宜宾与泸州均地处川南,实力相当,今天,川渝横贯线将二者放在一起比较,推出四川经济副中心争霸系列第二篇——宜宾PK泸州篇。

01 经济实力PK

泸州处于第三梯队,宜宾较强

四川提出竞争上岗经济副中心后,各大城市摩拳擦掌。

7月20日,泸州市第八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举行,审议通过《中共泸州市委关于贯彻落实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精神奋力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的决定》,将争创经济副中心提升到最高战略布局。

历史机遇面前,谁都不愿成为被抛弃的对象。

面对绵阳、德阳、乐山、泸州、南充、达州等种子选手,宜宾市委书记刘中伯在十几天前的四川重大会议上,便亮出了自己的态度,特别用了“率先”二字:在全省率先建成经济副中心!

尽管,绵阳自称自己“最有基础、最有条件、最有潜力”,但宜宾依旧敢于亮剑。

那么,宜宾和泸州具备条件吗?在四川省发改委副主任邓长金眼里,川南经济区最有可能率先成为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以宜宾、泸州为区域中心城市的川南经济区,显然是被看好的。

经济体量对比上,如图所示,宜宾自1999年超过达州之后,始终居于全省第四的位置,未曾掉队,经济发展稳步前进。泸州则在第六第七的位置间,与南充、乐山、凉山、达州互相竞逐。

而南充则在近9年里甩开达州和泸州,2017年进阶1800亿元,泸州则仍然在1500亿元台阶。2017年宜宾经济体量较泸州多出251.02亿,相当于多出两个过100亿的普通县级体量。

2017年,宜宾增速为8.8%,按照这个速度,今年将进入2000亿俱乐部。

当然,泸州也不可小觑,2017年GDP增速为9.1%,增速和绵阳一样,位于全省第一。照此速度晋级,也是相当快的。

02 产业PK

泸州增速迅猛,两城内生动力均不足

泸州经济体量增速快,与其他几个高速增长的数据也密切相关。

1:2017年,泸州全年全社会固投比上年增长18.0%,增速全省第一,投资额达2042亿元。宜宾增速为15.1%,投资额达1685亿元。

2:2017年,进出口贸易总额泸州同比增长5.8倍,增速全省第一,总量全省第二,全年实现进出口总额139.3亿元,呈现惊人的爆发式增长。与泸州2017年的外贸爆发式增长相比,宜宾则从2016年开始连续两年下滑,2017年实现外贸进出口总值57.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2%。

3:2017年泸州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0.9%,增速全省第二。宜宾的增速则为10.5%。

或许,正因为这些数据,让泸州拥有足够的底气,将争创经济副中心写进最高战略布局中。当然,上述增速数据较高,与泸州各项基础弱于宜宾有关。

不过,泸州和宜宾,第一产业占比均在5%左右,第三产业比较萎靡,经济过分地依赖第二产业,是传统的工业城市。

而在固投上面,2017年,泸州固投总额达2042.11亿元,在四川省仅次于成都,位居第二;宜宾固投总额达1685.1亿元,位居第五,超过绵阳德阳。

数据说明,这两地经济增长,靠投资拉动的趋势明显,说明经济结构有待优化,内生动力不足和产能过剩的风险,将是副中心城市之争时必须面临的问题。

当然,谈及产业,两市都不可绕过的,即当地驰名中外的酒业。根据四川省产业规划指出,川南经济区将重点打造世界级白酒产业集群,将高质量打造“中国白酒金三角”。

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园区

泸州、宜宾均被如此定位。宜宾作为酒都,五粮液厂区成为中国的一个标志。2017年,五粮液集团公司实现销售收入802亿元,利税223.1亿元。宜宾发文支持2019年实现五粮液集团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

泸州作为国内唯一拥有两大知名白酒品牌的城市,拥有泸州老窖和郎酒两大品牌。虽然两大品牌均名号响亮,但比起五粮液来讲,其产业贡献值又要差出许多,郎酒2017年营业收入110亿元,去年上半年,利税仅完成12.05亿元。而泸州老窖2017年营业收入刚刚破百亿,达104亿。

03 区位及交通PK

成渝三角地带,宜宾高铁网胜出

上一篇谈及绵阳时便说道:

省域副中心城市,通常是指在一省范围内,综合实力较周边城市较大,经济辐射力超出了自身管辖的行政区范围,拥有独特的优势资源,且与主中心城市有一定距离、可以被赋予带动周边区域发展重任的特大城市或大城市。

往往源于此,一些省份设置经济副中心时会有地理位置上的综合考量。

比如,陕西就在东南西北各设置了一个经济副中心(渭南、汉中、宝鸡、榆林);湖北也在宜昌、襄阳分别设置副中心,与武汉形成三角之势,襄阳在带动鄂西北经济发展同时,北接河南、陕西,宜昌在带动鄂西南经济发展同时,南接湖南、西接重庆。

因此,川渝横贯线在四川经济副中心争霸系列绵阳篇中谈到,绵阳距离成都太近,位于成都经济辐射范围内,经济带动和辐射作用有限。德阳更是如此,因此,两地均不被城市规划业界倾向设置经济副中心。

而宜宾和泸州则不然,均处于川南地区。宜宾、泸州均与成都距离均不算太近,不仅能对川南地区形成带动效应,且与成都、重庆形成三角地带,对于成渝城市群的建设起到较大作用。

四川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周江也指出,四川南部的宜宾、东部的达州,经济总量不如德阳和绵阳,如果作为全省经济副中心,对当地经济辐射作用要更大一些。

地理位置都合适,那么,谁的交通枢纽效应更强劲呢,这一点,同样会是经济副中心重点考量的因素之一,而交通中的重点,则又偏重于铁路,尤其高铁。

众所周知,四川的铁路发展还很不均衡,特别是作为重要经济增长极的川南城市群,高铁的发展更是落后了一大截。川南四市中,除了内江已经开通高铁外,宜宾和自贡都只有普速铁路,尚未开通动车。而泸州甚至连客运火车站也没有,严重的制约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目前,宜宾已建成铁路运营里程243公里;泸州已建成铁路运营里程160公里,少于宜宾。

而在未来的高铁布局中,成都至贵阳高速铁路力争2018年底宜宾建设段通车。川南城际(蓉昆)高速铁路建设,项目自贡至宜宾段2017年已开工;重庆至昆明高速铁路(渝昆高铁),力争2018年开工建设。

高铁网中,宜宾拥有成贵客运专线、渝昆高铁、川南城际高铁(自贡至宜宾段),而泸州为渝昆高铁、川南城际高铁(内江至自贡至泸州段),相较宜宾少了一条直通贵阳的成贵客运专线。

相比之下,多一条高铁大动脉,宜宾的胜算会大较多。

小结:宜宾和泸州均处于较好的位置,在川南选择经济副中心的话,二者当必选其一。两个城市的经济体量虽在七个种子选手中相差不多,但均未突破2000亿大关,还需加大努力。

而泸州较宜宾又要差出一截,同时,泸州的交通区位等也稍逊一筹,在未来几年的争夺战中,单就宜宾与泸州PK的话,其实宜宾具备不小优势。当然,话也不能说死,毕竟泸州的经济增速位列全省第一,比如去年的进出口贸易就暴增5倍,如果继续保持下去,两者PK将会十分激烈。